所謂效率,是留給自己懂得放鬆的餘韻

聖緹雅醫美集團執行長 薛博仁

《閒散的藝術與科學》一書中,作者安德魯‧斯馬特如此說道 :「如果我們想要更有創意和投入工作,就不該只學會如何高效工作,也該學會怎麼適度放空。」無獨有偶,行為經濟學名書《匱乏經濟學》也指出,人的工作狀態就像橡皮筋,需要時鬆時緊的彈性 ; 別再以為賣命工作就是高效率,唯有懂得創造生活的彈性,才是通往成功的致勝關鍵。

不畏於醫美市場趨於飽和的現況,在聖緹雅醫美集團執行長薛博仁的眼裡,「醫美」能跨及的範圍絕不僅止於外貌的維持與升級,幾年前便已將醫美療程及健康產業相串聯的他,一路為醫學美容領域拓展許多新創模式,近年更瞄準大健康市場的高度需求,積極打造融匯功能醫學的「健康管理平台」,成功帶領聖緹雅闖出自己的康莊大道。而這位總是西裝筆挺、風尚有型的頂尖名醫,除了是位視野獨到的領導人,更是時間管理的佼佼者。

聽著薛博仁細數一天內兩岸三地來回跑的行程,在震驚之餘,更為他語氣中的從容感到意外,他帶點幽默的表示:「以前在醫院當醫生的時候比較忙,工作要以患者的時間為主,我基本上沒什麼自己的時間,連吃便當都得像陸戰隊一樣三分鐘結束。直到自己的事業穩定一點,才開始能利用早上的時間和家人吃早餐、陪陪小朋友。但每天運動一小時的習慣倒是一直都沒變,因為我不菸不酒,運動就是我最好的紓壓方式。」

由於自己的工作與美學、時尚及健康都有不可切割的關係,保持生活與這三個領域的連結,是薛博仁十分重視的一環。「我每週都會到實驗室跟進最新的醫學研究,也會趁短暫的空檔去逛逛街,看看現下都流行些什麼,順便觀察近來消費者的消費習慣有沒有哪些改變。」即便行程再繁忙,薛博仁都不會只沉浸在自身的醫療範疇當中,他以自己喜愛的書法舉例,「我會固定寫寫書法來沉澱自己,可雖然我練的是柳公權,我還是很喜歡去欣賞趙無極或王羲之這種不一樣的流派,有時候你必須去綜合不 同流派,才有辦法產生新的 idea。」於是他以相仿的思維提出「一站式醫美健管」,從全人醫療的角度,為客人打造由內而外的健康與美麗。

「以前我總認為,努力工作就是把手術或事情排得很滿,可是我現在覺得,每天為自己留一個小時的空檔是很必要的。」薛博仁指出,無論是管理團隊或是私人生活,「退一步的餘韻」都是事半功倍的關鍵 ; 倘若遇到員工犯錯,他也很少會馬上指責,而是留給自己和同仁緩衝的時間,「因為當下發脾氣永遠做不了最好的決策,其實員工比你還要緊張,或許他隔天就帶著解決辦法來了!而我每天回到家後,也習慣留點空檔給自己放鬆,沒有去吃飯、沒有陪小孩,純粹拿來整理自己一天的思緒和情緒, 思考今天哪件事情還可以做得更好,或是設想接下來的藍圖要怎麼規劃。如果你把自己的時間都塞滿,就不會有餘韻可以去解決這樣的問題,這短短一個小時的CP值,絕對遠比你想像得還要高

文章擷取:WE PEOPLE精彩人物

關閉選單